当前位置:太和宝莱汽车用品厂健身新疆小城将体育课开到滑雪场 孩子梦想参加冬奥
新疆小城将体育课开到滑雪场 孩子梦想参加冬奥
2022-09-20

新疆小城阿勒泰虽不是第十三届全国冬运会的比赛地,但其深厚的“历史底蕴”却不输国内任何一座滑雪名城。一幅在阿勒泰发现的岩画,将人类的滑雪历史提早到了距今1.2万年前。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受限于经济条件,阿勒泰地区的滑雪运动一度衰落。20多年后的今天,借着第十三届全国冬运会将在新疆举办的契机,“人类滑雪发源地”期待着重振滑雪运动。

滑雪条件已经大幅改善

作为滑雪发源于此的证据之一,2005年于阿勒泰发现的岩画,记录着阿勒泰最早的居民滑雪捕猎的历史,而岩画中人物脚下那一条短短的横线,就是人类最古老的滑雪板之一——毛皮滑雪板。

毛皮滑雪板的制作工艺传人斯兰别克·沙和什住在阿勒泰郊外的村子里,他家中的工坊虽稍显简陋,产品却是祖先智慧的结晶。桦木削好后前端泡入沸水中烫弯,上部用牛皮绳制成“雪鞋”,底部则钉上马前腿的毛皮,一整套工序大致需要10天。“马的前腿毛用于‘雪鞋’,向下滑时非常柔顺,而向上爬时则可以防止滑雪者向后倒滑。”阿勒泰业余体校校长马尔哈巴介绍。

使用这种古老的滑雪板滑雪,实际上并不轻松,随着滑雪从生产生活方式逐渐演变为一项体育运动,毛皮滑雪板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但人们对滑雪的热情却保留了下来。1971年阿勒泰成立了第一支滑雪队,很长时间代表新疆参加各种比赛。

作为当地的滑雪胜地之一,将军山见证了阿勒泰滑雪运动的发展。“我小时候,将军山除了雪什么都没有,1500米的雪道,每次爬上去都要20多分钟,一天只能练习10次左右。”第九届全国冬运会高山滑雪冠军叶尔扎提回忆“苦日子”时说,为了能够多练习几次,他们总要自备干粮,在雪场一待就是一天。如今的将军山滑雪场与之前可是天壤之别,不仅是国家队和新疆队的滑雪训练基地,其1号、2号雪道更是已被国际雪联认证为大回转和小回转国际比赛场地。雪场上架起缆车,扛滑雪板上山的时代已成为历史。

学生轮流到滑雪场滑雪

冬季的每个下午,将军山滑雪场都会迎来一群“特殊”的滑雪爱好者,无论是进入雪场还是租用滑雪板和滑雪杖,他们都不用付任何费用,甚至连往返滑雪场都有雪场的专车负责接送。这群“特殊”的滑雪爱好者就是阿勒泰的中小学生,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到将军山滑雪场上一堂体育课。

12月10日下午,阿勒泰第三中学七年级两个班的学生到将军山滑雪场上体育课,班主任马丽娜·胡尔曼带领孩子们到达雪场后,首先要协助滑雪场教练按照对滑雪的掌握程度将孩子们分成几个小组,以便分别教学。雪具大厅外坡度较为平缓的雪地上,有两个组的同学们还在进行最基础的走路练习,而另一组水平较高的学生已经在教练的带领下爬向雪道的高处,几分钟后,他们又排成整齐队列从山上滑了下来。“一年中每个班级都能轮上6—8次来将军山上体育课的机会,一个冬天下来,基本上所有学生都具备了初级道的水平。”马丽娜说,“学生们都很喜欢来将军山滑雪场上体育课,放寒假的时候,不少人还会来这里报滑雪的兴趣班。”

把中小学生的体育课开到滑雪场,是近年来阿勒泰开展冬季项目全民健身的尝试之一。“根据阿勒泰体育与教育部门共同出台的政策,每年冬天都会组织中小学生轮流来将军山滑雪场滑雪,学生和学校不用承担任何费用,这项政策已经实施了3年。”将军山滑雪场的负责人介绍,“将军山滑雪场是政府的投资,所以一定要用之于民,发展全民健身。”

孩子们梦想参加冬奥会

当孩子们还在初级道上享受着滑雪运动带来的快乐时,旁边的高级道上,十几名阿勒泰高山滑雪队的队员则在进行着紧张的训练,备战第十三届全国冬运会,他们在将军山的最后备战阶段已经开始了半个月的时间。

这些进入第十三届全国冬运会决赛阶段比赛的运动员比初级道上的孩子们年纪大不了多少。“阿勒泰现在没有专业队,我们的队员都是业余体校的孩子,年龄在15岁到18岁之间。”高山滑雪队教练巴特尔介绍,“这次参加冬运会的队伍在2010年选拔组建而成,有11名运动员进入了最后的决赛。”

作为阿勒泰高山滑雪队的队长,18岁的阿依波力是队伍中为数不多的参加过4年前全国冬运会的选手。“我们小时候不是学校组织来滑雪,但是一放学大家就都往雪场跑”。如今,参加冬奥会成了这位哈萨克族小伙的梦想,2022年北京和张家口联合举办冬奥会,给了这些孩子们更多实现梦想的可能。“虽然我很喜欢滑雪,但是再过两年我还是会和普通同龄人一样考大学念书”,15岁的森巴提是队中的一名女队员,由于新疆没有高等体育院校,因此不少滑雪运动员不得不在一定年龄后选择放弃,“但如果有希望参加2022年冬奥会,我就会坚持滑下去。”

就在队员们憧憬2022年冬奥会的同时,阿勒泰高山滑雪队教练巴特尔也把第十三届全国冬运会视为考察弟子们的一次良机,“我们将根据这次冬运会的表现,挑选特别突出的运动员继续培养。”“阿勒泰地区的滑雪传统非常悠久,我们期待继续发扬这个传统,培养一批队员站上2022年冬奥会的赛场是我的梦想。”叶尔扎提说。